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莫家嫡女重生之莫家嫡女 大結局   
  
重生之莫家嫡女 大結局

藍天白云,溫煦的陽光灑在身上,很是舒適

"世子妃,好了."小荷為莫靜怡插上翡翠步搖,笑著道,自從小姐嫁給世子爺後,這稱呼便被世子爺逼著換了,起初總是喚錯,現在倒甚是習慣了.

莫靜怡點點頭,站起了身,瞧向小荷:"小荷,孩子讓段風看著,行嗎?"

小荷淡淡笑著,到底為人母了,已然成熟了許多,扶起莫靜怡:"世子妃莫擔心,若是孩子餓了,他自會來尋我的."

莫靜怡也是笑了,點點頭:"那便好."

走向屋外,瞧著外面的太陽,暖暖一笑.

小荷也是跟了出來,眼光瞧向遠處,一閃,道:"世子妃,聽聞四公主三個月前嫁給京城的屠夫後,天天哭鬧,前幾日竟將屠夫的手指頭砍掉了,屠夫一怒之下摑了公主耳光,誰知一不小心將公主推到了大刀前,將公主殺死了,蘭貴妃正哭鬧著要皇上做主."

莫靜怡眼光一滯,倒是沒想到夜君凝便這般死了,說起來夜君凝也不算十惡不赦,只是太過死心罷了,歎了口氣.

"怡兒,准備好了嗎?"景亦楓踏進院子,瞧見莫靜怡站在屋外,便上前問道.

莫靜怡朝向他,點點頭:"好了,我們走罷."又回頭瞧向小荷:"小荷,我回莫府照顧孩子罷."

小荷應了聲,瞧著兩人走出屋外,嘴角揚著淡淡的笑意,甚是喜歡如今的日子.

"呃…"莫靜怡剛走到院子,直覺得一陣惡心,捂住了嘴.

"怡兒,你怎麼了?"景亦楓一陣著急,急忙扶著她問道.

小荷瞧見了也是急忙跑出了屋,扶住莫靜怡:"世子妃,沒事罷?"

莫靜怡皺了皺眉頭,揮手:"無事,大概是吃壞肚子了."放下手,微微一笑:"我們走罷."

"不行,還是讓楚爺爺或是小瑾把把脈我才能放心."景亦楓搖頭,扶著她便往傲華院走去了.

莫靜怡又是感到一陣惡心,急急捂住了嘴,跑到了樹底下,直犯嘔.

"怡兒."景亦楓急忙跑上前扶住她,臉上一片著急:"小荷,快去找楚大夫和小瑾."

小荷眼光一閃,瞧著莫靜怡,上前扶住她,問道:"世子妃,是不是想吐卻吐不出來?"

莫靜怡抬頭,瞧著她點了點頭,拍了拍胸口:"大概是這幾日吃了壞了肚子,你們不必擔心."

小荷湊近莫靜怡,小聲問道:"世子妃,你的葵水可准時來了?"

莫靜怡眼眸一抬,搖頭回答:"大約遲了小半個月."

小荷一笑,朝著景亦楓道:"世子爺,你快扶世子妃進屋歇著,奴婢這便去找瑾."說罷便往院外跑去了.

景亦楓有些不明所以,便是不明白小荷怎麼還會笑,緊張的扶著莫靜怡往屋內走去:"怡兒,好些了嗎?"

莫靜怡點點頭,臉色微微紅潤,大約知曉了小荷為何會這副樣子,素手不自覺的摸上自己的小腹.前世她也有過身孕,她現在的情況與前世差不多,只是…前世她的孩子還未出世,還未瞧見這人世間便沒有了…想著,心便不自覺的一痛…

"怡兒,你坐著,我去為你倒杯水."景亦楓扶著她坐到了軟椅上,又著急的道.

莫靜怡收了思緒,腹中有了孩子,應是**不離十了,這是她與楓的孩子,這輩子她定會好好守住這個孩子…收了思緒,拉住了正要去倒水的景亦楓:"楓,你莫急,我無事,你先坐下罷."

景亦楓雖是十分著急,見她這副樣子微微放寬了些心,坐到了她的身邊,往屋門口瞧去.

不一會兒,小荷便帶了楚瑾前來,來的還有秦氏與景亦欣,三人都是一臉喜色.

"小瑾,快為你怡姐姐瞧瞧,倒底怎麼了?"只有景亦楓一人著急的拿起莫靜怡的手,朝向楚瑾.

楚瑾笑著點點頭,坐下身子,拉過莫靜怡的手,細細的把起了脈,少頃,便笑著起了身:"怡姐姐,恭喜你,快做母親了,已經有近一個月身孕了."

莫靜怡收回手,撫上小腹,臉色微紅,笑著點點頭,她真的懷孕了,她和楓的孩子…心中又染起了一陣激動與幸福…

景亦楓卻是愣住了,瞪大了眼瞧著莫靜怡,愣愣的不說話.

秦氏笑著打趣:"楓兒,莫不是知道你要當父親了,嚇傻了?"

景亦楓回過神來,猛得站起身子,露出一個傻傻的笑容,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我要當父親了?我真的要當父親了?"

"是,哥哥,你要當父親了,那我就要當姑姑了."景亦欣笑著瞧向莫靜怡的小腹,又道:"小侄子,你要乖乖的,早日出來,姑姑給你買好吃的,買好玩的."

秦氏走到莫靜怡身邊,笑著朝景亦欣道:"你這傻孩子,你如何知曉這孩子是男是女?而且這可是娘親的孫子孫女,可容不得你胡來,什麼吃的玩的,都得經過小瑾的察看."

景亦楓傻傻的站在一邊,消化著這一天大的喜訊,他就要當父親了,怡兒有了他的孩子……

莫靜怡抬頭,瞧著他站在旁邊一動未動,有些疑惑,開口:"楓,你怎麼了?"

景亦楓回過神來,揚起明亮的笑意,忽然抱起莫靜怡,抱著她打轉:"怡兒,你有了我的孩子,你要當母親了,我要當父親了."

"楓兒,快放怡兒下來,小心孩子."秦氏被嚇了一跳,急忙喊道,眼光緊緊的瞧著莫靜怡.

景亦楓聽到喊聲,急忙放下了莫靜怡,抱著她:"怡兒,我太高興了."

"好了,好了,從今日起啊,你萬不可能再帶著怡兒瞎跑了,切記,千萬不能抱著她像方才那樣亂轉了."秦氏上前拉開景亦楓,鄭重的交待.

景亦楓連連點頭,緊緊的瞧著莫靜怡,笑容中帶了滿滿的甜蜜與幸福.

莫靜怡眼光一閃,猶豫的問道:"楓,那我們今日還去皇宮嗎?"

"不去了,你好好在府中歇著."景亦楓急忙搖頭.

"那…我們離開京城的事…"莫靜怡瞧著他,今日景亦楓原想進宮辭官,而莫靜怡則去瞧瞧如今的皇後,倒沒想到發生這件突發的喜事.

"待你生完孩子後再做打算罷,如今你的身子最重要."景亦楓想也不想的回答.

"對啊,怡姐姐,有了身孕的人千萬不能奔波,離京之事也不急于一時,往後怡姐姐便由小瑾照顧罷."楚瑾笑著道,原本景傲想送了楚瑾去念書,只是楚瑾的心思全在醫學上,因些景傲便親自教她讀書寫字,而楚大夫則再教她醫術,這般學著,對楚瑾來說也是一種磨練.

"是,小瑾說的對,楓兒,快扶怡兒到床上躺著,對了…從今日起,府中的事怡兒便別管了,娘親先管著,順道讓欣兒也學習學習,可不能嫁去傅家了,連管家都不會…好了,娘親這便去廚房燉雞湯給怡兒補補身子."秦氏笑著道,說罷便拉了景亦欣往屋外走去了.

"娘親,干嘛拉我去,我要照顧嫂子."景亦欣回頭瞧著莫靜怡,心不甘情不願的被拉走了.

"楓哥哥,怡姐姐,小瑾去抓幾副安胎藥,熬了讓怡姐姐喝下."楚瑾說著便往屋外走去了.

景亦楓小心的扶著莫靜怡到了床上躺下,又細心的為她蓋上了被子,問道:"怡兒,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莫靜怡搖搖頭,淡笑著道:"我無事,不必如此緊張."

"怡兒."正說著,屋外便傳來幾聲喚聲,正是聞風趕來的景傲,楚大夫和景候爺.

"祖父,父親,楚爺爺."兩人齊齊朝著進屋的三人喚道.

"唉…你躺著別動."景傲急忙按住了要起身的莫靜怡,一臉笑意.

楚大夫走到一旁,拉過景傲:"景老頭,你這麼緊張做何,怡兒又不是瓷器,懷了身孕多走動走動是有好處的,這樣更容易順產.^,文字首發,..-"

"喂,我說你這楚老頭,你這是詛咒我家怡兒不會順產是嗎?"景傲脫了他的手,瞪大了眼問道.

"我…我可不是這意思."楚大夫倒是被他噎著了,頭一抬:"再者說了,有我在,到時怡兒定會平平安安生個大胖小子出來."

"這還差不多."景傲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又瞧著楚大夫道:"我可跟你說好了,楚老頭,今日起你可要把怡兒照顧好了."

楚大夫一哼:"這還用你交待,我將怡兒當做自己的孫女,自會好好照顧她的."

這回倒是輪到景傲噎著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楚大夫則是得意的瞧著他.

景亦楓,莫靜怡,景侯爺都是笑瞧著兩人,也是見怪不怪,這兩老頭子,雖是一大把年紀了,卻是老愛做對,吵個不停,若是蕭老太師在,那便是三個人一起吵了,倒是把這侯府吵得甚是熱鬧,別具一番溫馨之意.

"怡兒,從今日起,你便好好歇息."景候爺上前,笑著道,又瞧向景亦楓:"楓兒,這離京之事便待怡兒生了孩子後再說罷."

景亦楓點點頭:"我正有此意,一切待怡兒生完了孩子再做打算."

景侯爺也是點了點頭,想了想,瞧向景傲道:"父親,這樣罷,反正待怡兒生養還有七個月,不若我們與傅家商議一下,把欣兒和凌兒的婚事在近半年內辦了罷."

景傲也是想了想:"這樣也好,省得欣兒和我們離京了,嫁人時還麻煩了,回頭你與舒環商議一下,透個信給傅家."

"是,父親."景越良點點頭應道.

"楓兒,這怡兒能這麼快有身孕,楚爺爺的藥方可是起了很大的作用,你如何謝楚爺爺?"楚大夫瞧向景亦楓,笑著問道.

景亦楓一笑:"自是有好處給楚爺爺,前段時日皇上賞賜了楓兒一壇百年女兒紅,便送給楚爺爺了."

"好,好,快去給楚爺爺拿了來."楚大夫眼光發亮的道,百年的女兒紅,定是香醇無盡.

"唉,等等,楓兒,你將那麼好的酒給楚老爺,那祖父呢?"景傲攔住景亦楓,不滿的問道.

"唉…唉…你說你這景老頭,你不知道你這身子可是不能多喝酒的."楚大夫瞧著景傲,頓了頓道:"這樣罷,大不了那壇女兒紅也讓你喝上幾杯."

"好,這可是你說的!"景傲佻眉指向楚大夫.

楚大夫點點頭:"對,是我說的,選個日子叫了蕭老頭來,我們哥三個聚一聚,我們三個老頭子也不知有多少時日可以活了,只望能瞧見這些孩子生活的幸福."

"楚爺爺,祖父,你們身子這麼硬朗,起碼還有幾十年可以活."莫靜怡笑著道,只覺得如今的自己幸福的像在做夢,滿被幸福與溫暖包圍著,倒是連做夢都會笑醒了.

"好,祖父還要瞧著我的曾外孫長大成人,再成婚生子."景傲笑著道,經過這段時日的調養,身子確實好了許多,不過到底不若從前了.

屋子內一片笑意盈盈,屋外下人們得知世子妃懷孕的消息,也是開開心心的做著活.

名香聽到消息後,更是開心,只想著如今世子妃懷孕,不能伺候世子爺,那便說明她的機會到了,想起上次世子妃對她的告誡,心中冷哼,哪個男人能忍住大半年不行房事,更何況是世子爺…嘴角勾起笑意,想著今晚便可以成為世子爺的人了,又想起世子爺的那一番俊逸不凡,心中更是一片春意蕩漾…

入夜,景亦楓在主屋內陪著莫靜怡,待她入睡了方才出了屋,往書房走去.秦氏下了命令,讓景亦楓在這段時日都睡書房,自是怕他血氣方剛做出什麼有損胎兒的事,景亦楓亦是怕自己摟著軟香玉體會控制不住,便自覺的去了書房歇息.

到了書房,自個鋪好了床鋪卻是怎麼也睡不著,自打成親以來,除了怡兒身子不適,兩人都會有一番魚米之歡…悠悠的歎了一口氣,現在卻是要忍受大半年…閉上了眼,強迫自己不再去想…

過了片刻,還是翻來覆去睡不著,只好坐起身子,點燃了燭燈,隨意挑了一本書,看起了書.

"吱呀——"正瞧著,門突然被打了開來.

景亦楓眉頭一緊,沉聲問道:"誰?"眼光瞧著書房門口看去.

"世子爺,是奴婢."名香瞧向書桌前的那抹英俊的身影,帶了一抹羞澀,關上了門,朝著書榻旁走去.

景亦楓眉頭更是緊鎖了,又是沉聲問道:"你來做何?"

名香走到書榻旁,微微抬眸瞧向景亦楓,柔聲:"世子爺,奴婢是來伺候世子爺的,世子爺一人定是睡不著罷."

今晚名香自是特意打扮了一番,塗了些胭脂,又抹了唇脂,甚至還塗抹了香料,散出些輕微的香氣,穿了一襲微透明的白紗裙,幸好現在天氣已是轉溫,若不然非得凍出風寒不可.

"我不必人伺候,出去."景亦楓瞧了眼名香,立即撇了頭,冷聲吩咐.

"世子爺…"名香睜大了眼喚道,有些疑惑,這男人瞧見了女子這副樣子,怎麼會不心動?做奴婢前,娘都是這麼教她的啊.

"出去!我不想再說一遍."冷冷的聲音中又帶了一抹怒氣.

名香一驚,不敢再多言,急忙轉身走出了書房,到了書房外,又瞧向書桌前的景亦楓,眼光一眯,我便不信我可成不了你的人,關了房門,偷偷的瞧了眼周圍,見無人便急急往自己的屋子跑去了.

第二日,陽光依舊,一片燦爛.侯府很是熱鬧,世子妃有身孕的消息傳得飛快,許多人都是前來探望莫靜怡,向侯府道賀.

蕭老太師,蕭老太太,莫正宇,蕭氏,莫逸軒,司徒玄,上官子玉,郭無痕,蕭婉清,傅天凌……連皇上,皇後也使了人前來道喜.

來來去去一批又一批的人,倒是都有家室,且又考慮到莫靜怡如今有身孕,不宜過于操勞,探望了一番便走了.

傍晚,好不容易空閑下來了,莫靜怡躺在屋子前的榻上,懶懶的曬著暖暖的夕陽,很是舒適.

"對了,名香,你去將方才子玉送來的吃食拿些到蕭府和莫府."撐起了身子,朝著邊上的名香吩咐.

名香眼光一閃,點了點頭:"是,世子妃,奴婢這便去辦."說罷,便走向了邊上的屋子,今日來探望的人都拿來許多東西來,全部放在了邊上的屋子內.

待名香一走,邊上伺候的嬤嬤便到彎下了腰,朝著莫靜怡行禮:"世子妃,老奴有事稟報."這嬤嬤算是沈嬤嬤幼時的手帕交,沈嬤嬤去蕭府前交待了她好好侍候莫靜怡.沈嬤嬤年紀大了,因此莫靜怡便讓沈嬤嬤去了蕭府,一來與陪陪蕭老太太,二來也省得她在這里為自己操勞.

莫靜怡點點頭:"嬤嬤有事便說罷."

那名嬤嬤瞧了眼四周,見無人,便湊近了些莫靜怡:"稟世子妃,老奴昨晚瞧見名香鬼鬼崇崇的去了書房,而且好像還裝扮過一番,大晚上的穿了紗裙."

莫靜怡微微皺眉,沒有說話,示意嬤嬤繼續說下去.

"老奴當時正巧解手回來,見她這副打扮便留了個心眼,去了書房外,隱約聽到她與世子爺說想侍候世子爺,然後世子爺很生氣的讓她出屋,她便出了屋."說著,嬤嬤頓了頓,又道:"世子妃,這名香是個有心機的,世子妃如今懷有身孕,萬不可讓她鑽了空子,不若盡早將她趕出侯府罷."

莫靜怡搖搖頭,眉頭漸漸舒展了開來,瞧向嬤嬤:"嬤嬤,不必了,名香又未犯錯,便這樣趕她出府,豈不是讓人說我們侯府亂趕人了."

"可是…世子妃…."那名嬤嬤還是有些不放心,世子妃不光是手帕交的主子,如今也是她的主子,而且世子妃待人好,她也是真心為世子妃好.

"嬤嬤,我知你是為我好,可是我相信世子爺,他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莫靜怡瞧著嬤嬤,笑著道,眼中帶了抹篤定.

嬤嬤見她這副樣子,也只好不再說話,只是心中卻仍就不放心,想著往後要好好注意著名香,莫不能讓她得逞了.

與昨日一樣,用了晚膳,景亦楓陪著莫靜怡睡著了,方才去了書房歇息.

瞧著書,門又被打了開來,景亦楓眉頭猛得緊皺,冷聲:"出去."

名香微微一驚,卻是大著膽子,仍就往書榻邊走去.

"再不出去,便別怪我不客氣."景亦楓的聲音又冷了幾分,昨日饒了她是因為她是怡兒帶來的陪嫁丫環,沒想到她今日竟還有膽子進來,看來定是不能留她在侯府了.

名香咽了咽口水,聽著景亦楓冰冷的聲音,說是不害怕定是假的,眼光瞧了眼書桌上那杯茶,見茶杯已然動過了,松了一口氣,瞧向景亦楓,忽而倒向了他:"世子爺,讓奴婢侍候你罷."

景亦楓一個閃身,讓她倒在了床榻上,自己則站起了身子,冷冷的瞧著她,正想喚人,卻覺得眼前一暗,腦袋有些昏沉了,眼光變得模糊了.

名香瞧向他,見他這副樣子,心中暗喜,急忙起了身,慢慢靠近他,見他沒有反應,又抱住了他,柔聲:"世子爺."

景亦楓瞧向前面的人,勾起一抹笑容:"怡兒."身上泛起一陣悶熱,抱住了眼前的人便親了上去.

"世子爺…嗯…"名香心中一陣激動,酥柔的喚著,呻吟著,雙手扯著景亦楓的衣物.

景亦楓聽到了她的聲音卻是一頓,耍了耍頭,有些痛苦的樣子.

名香眼光一閃,急忙抱住他,用力往榻邊走了幾步,一個仰身,自己摔向榻上,讓景亦楓躺在了她的身上,後背一陣疼痛,卻是咬著牙,雙手輕柔的撫著景亦楓的全身,雙腿勾起,做著無聲的邀請,嘴中發出呻吟聲.

景亦楓一熱,撕扯起她的衣服,俯身吻上她,當頭埋進她的脖間時,頭一痛,猛得起了身,用力搖頭,不,這不是怡兒,怡兒身上不是這種味道,努力看向榻上的女子,模糊的影像重合,感到身上傳來了陣陣燥熱,眼眸一沉,急忙往房外跑去,沖向了書房不遠處的井口.

房外正要跑去正屋稟報的嬤嬤見到景亦楓沖出去的人影,一愣,又瞧向書房內,隨即一笑,看來世子妃說的沒錯,世子爺不會做對不起世子妃的事情,想著便放了心,朝著書房呸了口,便往自己的屋子走去了.

景亦楓往自己身上連續澆了兩桶冷水,方才清醒了過來,片刻後,眼光一片冷意,冷冷的開口:"默離,默青."

"主子請怒罪."兩人很快出現在景亦楓面前,半跪著領罪,這段時日過得太過安穩,兩人便不太用心了,方才兩人都守在正在正屋門口,聽到院中的撒水聲方才趕了過來,見到景亦楓的樣子,便知是出事了,且這事不小.

"去將書房里的人送給京城最紅的青樓,明日再問世子妃要了她的賣身契交給青樓的人."景亦楓冷冷吩咐.

"是,主子."兩人大約猜到了幾分,見景亦楓此時的樣子,不敢多語,急忙應了,跑向書房,倒像是在這命.

第二日清早,莫靜怡瞧著吞吞吐吐的兩人,皺眉:"有話便說罷."

"世子妃,世子爺讓…讓我們問世子妃要一名丫環的賣身契."默離低著頭道.

莫靜怡眼光一閃,瞧著兩人:"名香被你們送去哪里了?"

"京城最紅的青樓."默離如實回答,想起昨夜的主子,還是有些後怕.

莫靜怡微微一愣,繼而點了點頭,朝著剛進屋的嬤嬤吩咐:"嬤嬤,你將名香的賣身契交給她們罷."

"是,世子妃."嬤嬤一笑,快步走向櫃子邊,拿了名香的賣身契交給默離與默青.

名香的事情不知如何,竟是傳遍了整個侯府,從而在莫靜怡懷孕這段時日,侯府的丫環無一人再敢打主意,都是安安份份的做著自己的活,再也不敢癡心妄想了.

"楚爺爺,到底多久…多久才…才能…"景亦楓站到楚大夫邊上,眼光瞧著四周,十分艱難的開口.

楚大夫卻是笑得一臉開懷,擺弄好了筐中的藥材,瞧向景亦楓,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楚爺爺知道你要問什麼,年輕人嘛,難免血氣方剛,難為你對怡兒一心一意,不要任何侍妾,通房."頓了頓,又笑道:"楚爺爺便告訴你,女子懷孕前三個月與後三個月是絕對碰不得的,弄不好便會傷了胎好,這中間三四個月便是可以的."

景亦楓聽完後,臉色一垮,如此說來,他還得忍耐四五個月.

楚大夫見他的樣子,失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好好忍著,忍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說罷便走了開去.

景亦楓抬頭,咕喃一句:"這是哪跟哪?"又歎了一口氣,只得認命,乖乖的走出院子去上早朝,因為莫靜怡有身孕,因此便不能離京,這七八個月,夜君炎自是不會放過景亦楓.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莫靜怡的肚子也是愈來愈大.

"怡兒,到底還有多少時間他才能出來."景亦楓小心扶著莫靜怡走回屋子,拉聾著臉問道.這近九個月,他碰怡兒屈指可數,心中直盼著這小家伙能快些出來,待怡兒養好了身子,他定要加倍要回來.

莫靜怡撫著鼓圓的肚子,不知為何,她的肚子竟是這般大,倒是比小荷那時大了許多,聽了景亦楓的話,失笑:"小瑾不是說了,這段時間應該便就臨盆了,娘親不是都都請了兩位接生婆來了."

"來,小心."景亦楓扶著她坐到了寬大的軟椅上,拉著她的手,認真道:"怡兒,這段時日辛苦你了."

"傻瓜,這有什麼辛苦不辛苦的."莫靜怡伸手勾了勾他的鼻子,淺淺笑著.

景亦楓瞧著她,懷有身孕的她,雖胖了些,卻更顯得一番風韻,別具誘人,心中一動,不自覺的低身,吻上了她的臉蛋.

莫靜怡知道他這段時日忍得辛苦,只是吻了臉蛋,倒也隨他去了.

只是沒想到,景亦楓這一吻臉頰,很快又轉到了她的紅唇上,握住了她的雙手,吮吸著她的芳甜,因為怕控制不住,兩人已是許久未做這般親熱的事情了.

莫靜怡臉頰微微發燙,一時間任由他吻著,掠取著.

不一會兒,兩人都升溫了,只覺得一股熱氣與壓抑蔓延開來,尤其是景亦楓,心中的**愈發不可收拾了,炙熱的吻逐漸布上她的勁間,胸前…少頃間,兩人的衣服已是敞了大半.

漸漸的,炙熱的親吻到了她的肚間,景亦楓動作一滯,瞧著她漲鼓起的肚子,眼眸中的**漸漸消散了開去,伸手撫上她的肚子,心疼的道:"怡兒,很辛苦罷."

莫靜怡臉色通紅,緩過神來,搖搖頭:"再辛苦也是幸福的."

景亦楓聽了她的話,抬起頭來,笑著點點頭,細柔的為她穿好衣服,扣上扣子,又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來,怡兒,我扶你去床上躺著."整理好後,便扶著她起身.

"啊…"剛起身,莫靜怡便覺得腹間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景亦楓一驚,著急的問道:"怡兒,怎麼了?"

"啊…我的肚子好痛…"莫靜怡緊緊的抓住了景亦楓的手,痛呼.

景亦楓一陣驚慌,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是好,著急的扶著她:"怡兒,你別嚇我?怎麼了?"

"啊…啊…"莫靜怡又是一陣痛呼,直覺得腹間傳來一陣陣的劇痛,想起楚瑾的話,知道怕是要生了,心中升起一抹害怕.

莫靜怡的痛呼聲很快驚動了下人,嬤嬤與丫環很快進來了.

"世子爺,快將世子妃扶到床邊,世子妃怕是要生了."嬤嬤急忙扶住莫靜怡的另一邊,著急的道.

景亦楓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與嬤嬤扶著莫靜怡到了床邊,扶著她躺到了床上.

很快,侯府便一片雜亂了起來,剛入夜,下人們紛紛點起了燈籠,兩位接生婆都被請到了主屋內,秦氏,景傲,景越良等人也是立即趕來了.

楚瑾與丫環們一道進了屋,景亦楓則被丫環硬拉出了屋子.

"快去莫府,蕭府通知親家."秦氏急忙朝著下人吩咐,眼光著急的瞧著屋內,畢竟自己生過兩個孩子,自是知曉生孩子的痛楚,有人說,生孩子時便是一只腳邁進了鬼門關.

"啊…啊…啊…"屋內,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痛呼聲.

"用力…用力…對…用力…"

"深呼吸…再呼吸…用力…再用力…"

兩位接生婆一人安撫著,一人瞧著孩子出來的地方,丫環們來來往往忙著,水一盆一盆的換著.

楚瑾站在一邊,手中拿著些草藥,上前,放進莫靜怡的嘴中:"怡姐姐,咬著它."

草藥入嘴,莫靜怡只覺得一陣濃濃的苦澀,痛得快昏厥的神智又被拉了回來.

屋外,景亦楓來來回回走著,臉上盡是著急,聽著屋內傳來的痛呼聲,差些沒沖進去.

蕭老太師,蕭老太太,莫正宇,蕭氏都是趕來了,一行人在屋外亦是一臉著急,眼光都是瞧著屋內.

"用力,快,孩子的頭出來了,再用力,孩子快出來了."接生婆的聲音傳來,幾人都是眼光一亮,紛紛站起了身子.

"啊……"又是一陣痛呼聲,莫靜怡用完了全身了力氣,孩子總算平安出世了.

接生婆包好孩子,一拍他的屁股,便聽得響亮的哭聲.

外面的人聽到孩子的哭聲,都是松了一口氣,開心的笑了.

景亦楓見屋門開了,猛得沖了進去,到了床邊,瞧著一臉蒼白虛弱的莫靜怡,滿是心疼,拉住她的手:"怡兒…"

"等等…等等…還有一個…世子妃,再用力,再堅持一會…"另一名接生婆正想去放下莫靜怡的雙腿,卻是瞧見一撮烏黑的頭發,急忙喊道.

眾人皆是一愣,楚瑾急忙走到一邊,拿了早便備好的人參,走到床邊:"怡姐姐,快張嘴."

莫靜怡只覺得全身無力,卻想到她的腹中還有一個孩子未出來,是她和楓的孩子…張開了嘴,一手緊緊捏住了景亦楓的手,一手緊緊捏住了錦被.

楚瑾急忙將人參塞進莫靜怡嘴中:"怡姐姐,快用力."

景亦楓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瞧著她這副痛楚虛弱的樣子,心疼著急萬分,看向那接生婆,喊道:"你倒是快些,怎麼會還有一個,快將他拉出來."

接生婆只覺得冒了一陣冷汗,急忙道:"世子妃,用力,用些力,第兩個孩子會好出來些."

莫靜怡緊緊閉了眼,嘴中含著人參,感到被景亦楓緊握住的手傳來陣陣熱意,又是一股力氣湧了上來,"啊…"使勁全力一喊.

"出來了,出來了."接生婆高興的喊道,抱出孩子,用錦布裹了起來,又是一拍,孩子便啼哭了起來.

兩位接生婆抱著孩子到了屋外,笑著朝著急等候的眾人道:"恭喜各位,是一對龍鳳胎."

屋外的人皆是笑著,歡喜和激動的心情不言而喻.

"沒想到取得兩個名字都用到了."秦氏開心的抱過其中一個孩子,笑著道:"你們哪個是景子安,哪個是景子鳶?祖母的小外孫,小外孫女,娘親這般辛苦將你們生出來,往後你們定要平安快樂的長大,乖乖的,好好的聽娘親的話,孝順娘親."

東邊…第一縷曙光慢慢升上了山頭…孩子的啼哭聲蔓延在侯府中…

半年後——

京城郊外,停了許多的馬車,站了許多的人.

"怡兒,真的要走嗎?"上官子玉拉住莫靜怡的手,臉上盡是不舍,眼眶微微紅著.

莫靜怡淺淺一笑,伸手撫去她臉上的淚水:"傻子玉,我又不是不回來了,過段時日我便會回來看你的."

上官子玉抱住莫靜怡,知道他們要去江平定居,江平到京城都要半個月的時日,往後怡兒回京的機會定是少之又少,她們這一別便不知要到何時方能相見了,哽咽道:"怡兒,到了那里照顧好自己,要與我寫信,我會很想很想你."

"嗯,我也會很想很想你的,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了身孕便要好好休養,待你生養那日,怡兒必定回來."莫靜怡也是紅了眼眶,上官子玉是她前世今生唯一一位最為要好的知心姐妹,自是萬分不舍,奈何司徒玄與上官子玉的父母都在京城,兩人不能離開.

"怡兒,也要記得常寫信給我."蕭清婉走到兩人身邊,笑著道.

莫靜怡抬起頭來,瞧向蕭清婉,點點頭:"表姐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世子妃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郭無痕摟住蕭清婉的肩膀,笑道道.

莫靜怡欣慰的點點頭:"若是有空,便來江平來瞧瞧我們."

"一定,江平那麼美的地方,我們一定會去住一段時日."郭無痕點頭.

"怡兒,祖父,祖母便要你照顧了."蕭清婉瞧向一邊與幾位老夫人道別的蕭老太太,還有與幾位官員道別的蕭老太爺.

莫靜怡點頭:"是,表姐放心,我定會好好照顧外祖父和外祖母的."

"楓,好好保重."司徒玄抱往景亦楓.

"你也是,好好保重."景亦楓拍了拍他的後背,兄弟之情是永遠割不斷的.

"傅天凌,你這小子倒好,說是陪夫人認娘家的路,有了一個多月的沐休."司徒玄一臉嫉妒的看向傅天凌.

傅天凌眉頭一佻,仍就是一張冰山臉,瞧向一邊的景亦欣,見她靜靜的陪著秦氏,心中微微歎了口氣,又看向景亦楓,開口:"楓,一定要離開嗎?"

景亦楓也是瞧了眼景亦欣,笑著道:"開下無不散的宴席,終有一別."

"楓,待子玉生了孩子,我們便去江平看望你們."司徒玄笑著開口,眼中卻是帶了抹認真.

景亦楓點頭:"好,我等你."

兄弟情,姐妹情…一行人在京城郊外已然站立了一個多時辰,盡是離別珍重之話.

"子玉,你們回去罷,你懷了身孕,不宜受累."莫靜怡拍拍上官子玉的手,為她撫去了臉上的淚水.

司徒玄走到了上官子玉的身邊,摟住了她,瞧向莫靜怡:"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

景亦楓也站到了莫靜怡的身邊,摟住了她,瞧向上官子玉:"怡兒有我照顧,放心罷."

送別之人站到了一邊,遠行之人站到了一邊,盡是不舍與珍別.

江平,一個十分美,十分美的地方,在夜國的東邊,依山傍水,且百姓民風厚樸,很是安樂.

景亦楓,莫靜怡,還有兩個孩子去了江平,自然景傲,景越良,秦氏,莫正宇,蕭氏,莫逸軒也要一同而去.一起去的還有蕭云飛與黎心玥,那樣蕭太老爺與蕭老太太自然也要一同而去了.加上七煞,五寒,還有段風,小荷,沈嬤嬤等一干侍衛下人.而傅天凌與景亦欣已是成婚,傅天凌的父母都在京城,因而景亦欣也要留在京城,此次兩人去江平只是識一下路.

離去一行人都是極其向往江平美好而安定的生活,只是不舍與親人的分別,奈何送君千里,終需一別.

莫靜怡等人紛紛上了馬車,掀了窗簾,探出了腦袋朝著追上來的人揮手道別:"快回去罷,保重身子."

上官子玉等人也是揮著手,快步跑著追著馬車,喊道:"保重!"

司徒玄拉住了上官子玉:"子玉,好了,莫追了,小心身子,待你生了孩子,我們便去江平住段時日."原本此次他要與上官子玉送行的,只是上官子玉有了孩子,不宜奔波,因而只得作罷.

一行人站在京城外,遙送著遠去的馬車,心中是深深的祝福.

馬車上的眾人皆是回頭瞧著那愈來愈遠的京城,有的是對江平美好而平淡的生活的向往,還有對京城親人的不舍與濃濃的祝福.

依依惜別,馬車一輛一輛駛向東邊,漸漸的,漸漸的消失在京城外一行人的眼中,只余下微微的塵土,彌漫在空中.天才一秒鍾記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結局 完,您可以返回重生之莫家嫡女最新章節列表.

上篇:重生之莫家嫡女 第175章婚後篇之收網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