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鳳囚凰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滿頭,誰家年少足風流 第十三章 江郎才未盡   
  
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滿頭,誰家年少足風流 第十三章 江郎才未盡


楚玉走出沐雪園,便朝自己居住的東上閣走去,她來時強記住路線,回去之後已經不需人指引。

回到東上閣,楚玉命人取來府上所有男寵的卷宗記錄,交待下去後她瞥見越捷飛站立一旁,臉上神情欲言又止,便笑道:“想問什麼便問吧。”

越捷飛想了想,道:“公主打算如何處置桓遠與江淹?”

楚玉微微蹙眉,她目前為止還沒有什麼打算,聽方才容止所言,似乎對山陰公主十分的有信心,認定桓遠二人不能把她怎麼樣,但可惜她不是正牌的公主,遇到這個情況,實在是有點不知所措。

想了想,她抿一下嘴唇,笑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那兩人根本不需要太過計較,我先瞧瞧情況。”

卷宗即刻被送來,這些男寵的資料是以錦帛卷軸記錄的,卷起來後盛裝在絲絹袋子里的,淡青色的絹絲上書寫著所記載的男寵的姓名,隨意打開一封,便能看見該人的資料。

雖然是繁體古文,但是楚玉父親是研究古代文學的,她幼時曾受過一陣子家學熏陶,雖然不能說是很有研究,但是看懂這些敘述性的文字還不算太過吃力。

楚玉首先打開了寫著江淹名字的袋子,卷軸上記載,江淹原本是少年喪父,甚有才名,曾經做過小官,後來被人誣陷受賄入獄,他在獄中上書陳情。可是那陳情書卻幾經輾轉,落入山陰公主手中,山陰公主見那陳情書寫得辭氣飛揚精美絕倫,字里行間不卑不亢,便動了心思,設法將他從牢獄之中弄出來。

可憐江淹以為自己出了牢籠,卻不料卻又立刻進入另一個更為華麗的監獄,在山陰公主的後宮,有志不能抒,有才無用武之地。

江淹,江淹……楚玉皺著眉頭反複在齒間咀嚼這個名字,她怎麼感覺這名字有點眼熟呢?努力的思考了許久,楚玉猛地一拍桌案,叫道:“想起來了,江郎才盡!”

江郎才盡是一個成語,用來比喻一個本來很有才華的人才情減退,但是這個成語的典故來源,也就是這位江郎,正是公主府上的江淹!據說此人年輕時才華橫溢,可是中年之後,文采逐漸衰退,就有了這一典故,稱之為“江郎才盡”。

江淹的詩文也許不像李白杜甫那樣膾炙人口是個人都能背上兩句,可他的那句“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卻也是極為著名,武俠小說《神雕俠侶》中楊過自創的黯然銷魂掌,名字的出處便是這句話。

總算想起了江郎的名字,楚玉忍不住有一種荒謬的錯位感,這位曆史上曾經留下名姓,成為典故的才子,此時正在山陰公主……准確的說,是正在她的後宮,而她前世所看的典籍記載之中,江淹並沒有被迫成為男寵這一段遭遇,也許這只是一個同名同姓的人。

但是所處時代是這樣的接近,還同是少年喪父家境貧寒,身世遭遇相近到這個程度,很難說服她認為這是兩個人,至于記載……曆史是由人記錄篡改的,只要掌握住權力,愛怎麼改就怎麼改……

楚玉看著江淹的資料,許久都不能確定,但不管這個江淹究竟是不是曆史上那個,她都打定主意要將他放出公主府,今後讓他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又閱覽了別人的資料,楚玉發現後宮男寵們的身世來曆各不相同,複雜得足以書寫一部百態恩怨史,根據不同人的情況,楚玉在心中分類,初步制定出處理的辦法,最後翻到了桓遠的卷軸,袋子邊緣的花紋繡得格外精致,楚玉試圖打開袋子,卻發現與別的絲袋不同,這只袋子是封起來的。

有什麼秘密?

楚玉一下子來了興趣。

楚玉從袖中取出發簪——她嫌發髻麻煩,沒有綰發,只將長發用一條絲絹束起來,但是卻在袖子里收納了一支銀簪,楚玉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照理說她不需要防身武器,可是帶著尖銳的東西才感覺比較安心——用發簪的末端挑開縫合袋子的麻線,片刻後,桓遠的資料便在楚玉面前一覽無余。

展開卷軸時,楚玉面上還帶著淺淺的笑意,但看清卷軸上以朱筆書寫的前幾行字時,她的笑意在嘴角凝結住。

這是!

桓遠?

原來……

竟然……

果然……

這麼說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放下卷軸,忽然間就有一點頭疼。

江淹很好處理,隨便寫封信把他推薦給一位皇親貴族或者什麼官員就行了,但是這個桓遠,卻有點難辦啊。

用力揉散皺起來的眉頭,楚玉片刻後又振奮起來:不就是幾個面首嗎?山陰公主搞得定,她也搞得定。

楚玉重新將錦帛卷起來,斜眼瞥向一旁的越捷飛,沉聲道:“越捷飛,你要記住,今天在這房里看到的事,一件都不准外傳。”她雖非真正的公主,但是扮起威嚴來,也有幾分氣度模樣,越捷飛心中一凜,連忙口稱不敢。

楚玉定了定神,猶豫一下,還是將手伸向了最後一份卷軸:容止。

一個桓遠就已經如此的有來頭,那麼地位在府上無比特殊的容止呢?他會是什麼人,又是因為什麼原因,通過什麼途徑來到公主府上的?為何在與桓遠相對時,他言辭之間會如此維護山陰公主?又為什麼,山陰公主會對他百般寵愛?

指尖觸碰到柔軟的絲絹,楚玉腦海中便浮現那雙漆黑幽深的眼眸,澄澈平和的,帶著微微的笑意宛然。命令自己不要多想,她快速的將卷軸從袋中抽出,展開一看,卻是大大的愕然。

本以為看過桓遠的資料,她已經不會這麼吃驚了,但是容止卻又讓她驚訝了一次,原來這錦帛之上,干乾淨淨一片,什麼都沒有。

姓名,籍貫,年歲,只言片語的描述,甚至一個字都沒有。

這詭異的空白化作一張綿密而無形的網,將她的不安和猜疑網在一起,緩緩的浮上心頭。

這是怎麼回事?忘記記錄了嗎?還是……什麼都沒有?

楚玉滿心疑惑的合上卷軸,令人將這些資料重新歸位,這次調查可以說是一半成功一半失敗,通過這些文字記載,她知道了很多事,可是同時的,她又有了更多的疑問。

上篇: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滿頭,誰家年少足風流 第十二章 玩物的游戲    下篇: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滿頭,誰家年少足風流 第十四章 一箭三雕計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